快捷搜索:

揭秘各地高铁争夺战:湖南10万民众施压书记市长

  没有高铁,城镇就是散落的珍珠;通了高铁,城镇就是项链上的珍珠。

  今天,在中国广袤大地,高铁的开通,不仅意味着人们出行方式的变革,更被沿线一些地区看做发展命运的转变。

  也正因为如此,围绕高铁走线、设站而展开的争路运动在一些地方不时发生。新华社记者深入各地采访,探究争路运动背后的地方高铁政治经济学。

  争路花样百出

  要致富,先修路。自古以来,因为交通条件的改变,不少地方历经繁荣和沉沦的变迁

  当一条高铁规划修建后,高铁线路怎么走,站点设在哪,成为很多地方关注与争夺的焦点。

  官民齐上,内外联动,花样频出,争路运动在一些地方蔓延

  花样一:四处公关,广拜菩萨

  高铁走线设站,往往要进行规划设计、行政决策,各地政府往往利用一切机会向上级部门或规划设计单位争取支持,要么打悲情牌,要么打优势牌

  一些地方广泛调动各种人脉资源,拜会知名乡友,奔走斡旋,推动调整高铁规划。

  报道显示,中部地区一位市委书记利用在京参加全国两会的机会,带领市相关部门及县区负责人,拜访国家发改委等,请求调整郑渝高铁规划,将这个市纳入路经站点建设。

  花样二:群众施压,官员拼命

  沪昆高速铁路东起上海,途径浙江、江西、湖南,西至云南昆明,是一条正在建设中的高铁干线,连接华东、华中和西南地区。

  湖南邵阳地处湘中,历史上,湘黔、枝柳铁路均绕邵阳而过,交通区位条件急剧变差,成为湖南发展相对滞后地区之一。

  沪昆高铁规划制定时,湖南省邵阳市争取在市区设站,但在和相邻的娄底市的竞争中处在了下风,于是出现了许多现象:十万邵阳群众高喊争不到高铁,书记、市长下课;小孩住院不去照顾,自己生病顾不上就医,过家门而不入不少政府官员舍身拼命。

  那时市委常委会议天天开,我们每次都列席听取,会议到晚上十一、十二点散会,我们再通宵达旦继续撰写文件、整编资料。邵阳一位曾参与争路运动的官员回忆说。

  花样三:近邻反目,唇枪舌战

  为让高铁落户,舆论战往往在相邻县市间激烈展开。

  某地民间改编变身蜡烛燃烧自己,只为高铁你的歌曲,将贴着标语的宣传车开进田间地头;相邻市县在外地工作的同胞,则拉起横幅声援家乡争夺高铁,部门官网连连发文,阐述铁路从当地经过的自身优势和政策依据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从过去被高铁到现在抢高铁,许多地方都充分意识到高铁对区域经济社会的巨大拉动作用,特别是一些老少边穷地区,更是将高铁视为改变命运的重大机遇。

  对湖南娄底而言,高铁过境的经济账显而易见。娄底市发改委官员曾丹说,沪昆高铁在娄底设有两站,其中娄底南站位于距市中心仅约7公里,距娄怀高速入口仅3公里。这形成了一个高铁+高速的快速交通网络,大量的人流、物流、资金流将向高铁南站附近汇集,快速带动娄底城市南部的发展,推动形成新的区域中心。

  交通穷县,是很多争高铁的地方较为普遍使用的悲情牌。一个地方说,作为人口大县,因为没通铁路在交通上被边缘化,不仅给百姓出行造成不便,还阻碍了当地经济发展。当地人的一句宣传语写道:修高铁对交通发达地区是锦上添花,但对交通穷县则是雪中送炭。

  各地发动的争路运动,还从眼下打到了未来。记者发现,在西部高速铁路通道(包海高铁)仍在规划中的当下,网上就出现了大量请愿帖,希望包海高铁在湖南的怀化、邵阳、益阳以及广东的茂名等地设站。

  有观察人士指出,高铁争夺战背后,也有地方官员以此作为形象工程的考量。争路成功,主政者对上对下均有交代,可谓良好的政治遗产;一旦失败则会遭来千古骂名。

  情感应让位于科学

  随着高铁争路运动在一些地方愈演愈烈,弊端逐渐凸显,在一些地方和领域,甚至成为发展高铁的负资产。

  高铁线路的走向,本该与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密切相关。记者在中部两省间乘坐高铁,就遇上过一件闹心事。本来买了去中部一个地级市某某北的车票,但上车后从邻座小伙子口中才听说某某北站并非在该市市区,而是该市所辖的一个县。一旦在某某北站下车,到这个地级市城区还得再花一两个小时乘车跑100多公里。

  同车的当地人说,这种情况是因为当初车站选址时,县里的人脉强过市里。如此设站,多年来不知导致多少不明就里的外地乘客耽误时间,多花了冤枉钱。

  业内专家认为,争路运动凸显了高铁建设亟待遵循科学合理原则的重要性,尊重高铁设计自身的逻辑,不能因为哪里争了就要考虑,哪里不争就不管,而应从最大限度发挥高铁线路拉动效应的角度出发。

  一是走线设站要有科学的分析和选择,寻求最佳平衡点。秦进认为,应做到现实需要与长远规划相结合、自然地理与经济版图相结合、惠及民生与服务国家战略兼顾。不能由外行、社会活动家说了算,更不能拍脑袋决定。

  二是公开征集意见,尊重主流民意,确保公平公正。有群众表示,高铁属于公共资源,沿线站点选址不能疏忽公众的感受,应尽量少打利益牌多打民生牌,以公平公正化解高铁之争的矛盾。

  此外,还有专家强调,我国应建立一套依法修路的体制,要用制度和执行力来挤压人为因素、权力寻租的空间。

  地方为何争夺高铁选址

  首先是高铁在此设立站点,可以带动GDP增速。固定资产投资永远是地方政府的最爱,尤其是高铁这样有中央政府背书的项目。对于地方政府来说,大量的投资也可以带动当地的相关就业。

  其次是从财政投入角度而言,高铁项目对于地方政府来说是一个投入较少而获益更多的项目。对于像高铁这样的大型基础设施建设,大多数投入来自中央或者省一级政府,县一级政府投入极少。从这个角度而言,地方政府和当地民众是在搭便车既然我的投入如此之少,却又可以坐收交通之便利,何乐而不为?

  更为重要的是,即便地方政府可能要为这条铁路建设有巨额投入,但是他们却可以将此项负债交由后人来承担。对于中国的高速公路建设所形成的巨额负债,由于GDP增长和交通便利之故,地方政府和当地百姓的利益形成共谋;另一个方面则是道德风险的缘故,对于地方官来说,造路的政绩是看得见的,但修路的成本却不需要由当期承担。于是,这种风险就会被慢慢积累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